rss 推荐阅读 wap

利国网_新闻资讯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自驾游  鑷 ┚娓  鈹氬〒
首页 动态 地方 经济 理财 行业 人文 娱乐 科技 营销 微商

【UT半原创同人文】The Tale

发布时间:2019-08-13 12:31:03 已有: 人阅读

  ●神,代表这个世界的智慧,希望和绝望,善良和,都随着智慧的来临接踵而至,运用光,世界不仅仅是一个点。

  ●大地,纯粹的土元素,坚实而又稳固,埋藏黑和白在地底深处,保护着无尽的LOVE(爱),凝结成金属,却只是甘愿隐藏

  ●海洋,纯洁在水元素,激荡而又深沉,冲刷血与泪,溶解黑与白,明浪波动暗流涌起,冲淡了爱(Love),平分给每一滴水,却忽略了自身

  ●火焰,炙热的火元素,热烈而又迅猛,灼烧了罪恶,升华的美德,作为燃料的爱(LOVE),奉献自我,却忘记了留恋不舍

  ●旋风,单纯的风元素,无息而且无形,轻摇落叶与花草,爱不体现其中,完全自由的象征,无所得也无所失

  ●贝吉尔(Beijinger)城,人类与怪物联盟的三个首都之一,人类中最大国家的首都就是这里。

  ●今天,虽然不是安息日(星期日),但举国欢庆的气氛却洋溢在各个阶级中,地主、佃户甚至某些奴隶,都加入到了不是节日的欢庆当中,这是平常的一天但也是特殊的一天——新(薪)王诞生隔天

  ●要说起当时的情景可以算是一种奇迹,一道巨大的白光从天空照射到城中心点城堡上,把整个城堡都照在了这道光里,然后渐渐的,我慢慢集中在了城堡上的一个房间上,随着光线的集中原本白色的光却变成了红色,接着是酒红甚至血红,然后...随着哭声,一切又回归了平静...

  ●阳光投过仿古玻璃(Cathedral glass)照射到王座上,一位年轻的国王手肘放在王座的扶手上,右手遮住的面庞上有种与外面吵闹气氛格格不入的忧愁,叹息...不停的回荡在空无的城堡里。

  ●哐当!金属物撞击的声音就像一根金色的矛,刺破了宁静...接着,一位怪物用魔法托起了落在在他脚边的黄金王冠,送到了国王的面前

  ●“信使...你来晚了一步”国王戴上王冠重新坐正,转而用手托起自己的脸颊,显得很懒散的样子“来不及了,不是么?”

  ●那只信使单膝跪地,大眼睛虚诚地看向王座下高耸的台阶“我不知道我的王,因为我只带来了一封信和一份礼物,请您务必...”

  ●“起来吧,我怎么没有看见你身上带任何东西啊?无意冒犯,但是你连手都没有”说完,国王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双手平放在王座的扶手上

  ●“当然”信使回答道,他起来抬头了一眼国王的胸口“不过怪物们会魔法”,他微微皱眉,头顶的两只脚闪烁出奇异的光

  ●光芒过后,国王的手上出现分别出现了一封信和一盘热腾腾的派,“我差点忘了!抱歉”信使补充道,国王的腿上又出现了一个银盘以及银餐具

  ●“嗯,应该如此你此行的目的是...”国王把派放在王座扶手上一只手拿起餐具准备吃派,另一只手拿起那封信取出里面的信件“送到这些我必要送到的东西,还有把回信带回去,我想您会懂的”

  ● 听说您的爱子降生了,我表示...哎,我直说吧,我的妻子Toriel怀孕了,我希望你不要太过于悲伤,我们都知道这一切不管是早晚都会来的,问题是我们要去怎样面对,在平静的外表下我想,你也已经察觉到战争火药味了,金币不断的从袋子被夺走,项圈被永远的套在了某些人的脖子上,十字架被印在了每一本书的封面上...我怪物的魔法不能帮助人类做任何事情,某些事情的发展趋势已经改变不了了,所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请快点回信。

  ●“等等”突然国王又叫住了信使,“...我还有话,请你帮忙转告一下...”国王站起来走下王座,来到了那个怪物身边...

  ●随着叫声一个人影迅速从人群窜了出来!这个人穿着满是污泥的棕色连帽斗篷,嘴里叼着一大块面包,伸手敏捷的穿越在杂乱的集市当中...而他身后就是是几个身穿重甲的皇家守卫

  ●这人脚下生风,迅速的推开人流用脚一蹬,便借助钉在墙上的招牌上了房顶,身后的守卫也不甘示弱,互相帮助,费劲也算是趴上去了

  ●“不要动!我们不想伤害你,但是你必须跟我们走一趟!”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骑士长的老人说到,但是那神秘人并不打算束手就擒,他拔腿就跑去被几个突然跳出来的轻甲兵拦住,看起来他是被围住了,那几个守卫背着武器,蹑手蹑脚的走向这个神秘人,双手放空像是要擒他,可这人见状却摆开姿势硬是把一个守卫撞了下去,突然又抓住了从后面想要偷袭的那个守卫的手,身体从他的胯下一钻,就使他重心不稳摔下了房顶

  ●老骑士长见状直接命令“上!”,听到命令的守卫们直接向那神秘人冲了过去,可这人也实在不留情,直接用缠着沾有血色绷带的手打向盔甲,好似他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一般,但忙中有错,这人还是不小心被一名守卫从后面抱住了脖子,虽然用力不重但也使这神秘人难以逃脱,祸不单行,前面又有一名守卫正向神秘人冲去,这神秘人急中生智,飞起一脚踹向前面的守卫,把自己连同身后的守卫一起弹飞了出去,二人摔在地上,这守卫当了神秘人的靠背竟昏了过去,神秘人见状直接起身是抜腿就跑扬长而去,老骑士长看见此情此景确是不慌不忙,也没说撤退,就只是带着兵下了房

  ●画面一转,那逃跑神秘人正跑到一四通八达的路口处,可奇怪的是四下无人,突然一声口哨,说是迟那是快,东西南北八方的路口可全被赶来的士兵围的的可谓是水泄不通,没办法,身处劣势,那神秘人也只好服了软,被众兵带走

  ●老骑士长和几个士兵把那神秘人押到了他刚刚偷东西的店门前,说是只有那么几个士兵是因为其余的士兵在押送之前就都回去了

  ●“真是对不起,我家殿下给您添麻烦了”老骑士长带头对面包店的老板娘说到,“没关系,偷面包的我也不是见过一回两回了,抓小偷的场景我也是经常见,不过这么大场面的我倒是第一回见,这孩子本身也不坏,这次算了吧”老板娘回应道,骑老士长又拍拍王子的脑袋,示意他道歉,不过王子却是摆出一副宁死不从的表情,弄得大家也是啼笑皆非,就趁着这个时候,王子居然撞了一下束缚自己的守卫又逃跑了,有的守卫还想追,但是老骑士示意他们停下“收兵!回去报告”,一甩斗篷,老骑士长回了城,这楼下面包店的老板娘一个人在那里叹气,过了一会儿她也回去了

  ●深夜...城里下着大雨,王子在一个勉强能躲雨的小巷子里一个人用力肯着面包,脸上满是苦涩的水滴

  ●一阵轰雷,王子的身边出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你来啦...又想把我带回那个监狱?”看起来王子对这个人的来到并不惊讶,但是对眼前出现的这个角色他眼都不想抬一下,依然在用力的啃着那个被雨打湿的面包“回去吧...不要说那个地方我是监狱,我是为了保护...”没等那个人说完,王子就立刻起身用拳头重重的砸了面前的墙一拳“够了!”王子扭过头愤怒的看着那风雨中的人影“我不想听!我,不,想,听!几百遍了对吧”王子踱步着,“你说我出去会有危险,我有其他的什么使命,现在还不是时候,blablabla”王子用手指恶狠狠是指着那人影的鼻子“但是我现在出来了,然后我也活的好好的!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父亲!”

  ●又是一声响雷,美丽的电光划过天际,没错,那高大的人影正是贝吉尔城的主人Wing•Dings•Semi,也是整个国家的国王,眼前这个王子的父亲,此时他眼睛微闭叹了一口气,说到“如果你真的无视我的警告,如果你真的打算去直面命运,即使你还没有准备好...我也任由你去吧” “真的?”王子看起来很惊讶,他也许从来没有想过他的父亲会说出这样的话,欣喜和惊讶一时让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但是我有个条件...你必须找到你人生的信条”国王说,“好啦好啦!知道了”但是想着王子并没有听进去

  ●“回去吧”“回哪里?”“当然是家...顺便治治你的手”王子看看自己缠满血红绷带的手,看起来他也别无选择了“好吧...我跟你回去”说罢,王子变把吃剩一半的面包扔下拍拍身体冒着雨走向王宫,而国王看到王子这样的行为也只好叹了一口气,他捡起来了在地上的面包,甩了甩上面的泥,一口吃的下去...

  ●回到王宫,王子洗衣一个澡又换了一身行头,王子的气质又再次显露出来,帅气的面庞足以让宫女们纷纷倾倒,收起了戾气的他举止高雅,只是那冰冷的眼神足以让王宫里的那些神官贵族们退避三舍

  ●王子简单洗漱躺在久违的床上...他看着床头的烛火...又看看自己还在颤抖的手“没问题了...只不过...”“我只不过什么?”“只不过他这些天都不能战斗了,我族魔法是基于情感,治疗魔法师很温柔的魔法,他的伤势很重,骨头断了好几根,韧带和肌肉也有拉伤,如果是人类的医术的话他可能就要截肢了,这样重的伤一般的治疗魔法是没有用的,我做的只是激发他自身的修复能力,现在魔法的效果已经不受我控制了,或者说受他的感情控制,如果他因为想要战斗而激发自己的杀气的话...最后结果可能比现在还要糟糕,我做的也只能是那么多了,抱歉”“没事,你下去吧,不过我的老朋友怎么样了?”“他很好,现在仍陷入在新降生孩子的喜悦当中,如果没事我就走了...再见陛下,但是就工作上而已言,我希望我们不会有下一次见面了”...火光闪烁,从回忆被拉到了现实,但由于这几天的劳累意识已经开始朦胧...“所以我没有去什么地方?”“和谐之都南吉尔城”“你是说才刚建不久的那个...代表人类和怪物和平的那个城市?那个地方人人都想去,不过听有些人抱怨那里治安非常差”“没错,所以我要送你一些礼物,那是...”

  ●在北吉尔,一天当中最神圣最美丽的时候,洁白的云聚集在全世界排名第十高大的不可思议建筑——“云顶塔(Tower of Yondon)”,顶端,当最神圣的时刻——正午,来临的时候,塔上大表的时针和分针指向天空,云层中间露出一个大洞,随着一声庄严的钟声,强烈的阳光从塔尖直射到塔底,同时,也宣告一天的结束

  ●云顶塔不知是何时建立,但无论王朝如何更迭,山河如何变迁,这座塔连带它守护的大地都会安然无恙

  ●云顶塔的名字原本来源于民间对刻在塔基的超古文字的错误音译,原本的意思已经消失在时间的长河当中

  ●注:云顶塔和王宫有一条神秘的通道连接,不到的终是云顶塔基内部,在那里有一个云顶塔的缩小模型,禁止把其中的铃铛拿出云顶塔模型

  ●伴随着钟声,王子殿下渐渐从飘渺的梦中醒来,光芒照在王子的脸上让他觉得有些刺眼,拨开云雾般的蚕丝被完美干净的身体被阳光打的非常诱人

  ●“那个...”一位害羞的女仆脸红红的的打开王子寝室的房门,却只是躲在门框后面露出可爱的姿态,她是新来的见习女仆

  ●“新来的?”王子一看就知道她的身份,对她微微向上扬起嘴角,伸出手招呼她过了“没关系,对我不要那么紧张” “是!”女仆赶忙走到床边鞠了个躬,但是并没有着急起身,因为她知道王子现在是“嘛嘛,女仆酱可以不用来那么早哦”王子摸了摸女仆的头接着说到“请帮我把衣服拿过来,谢谢”...

  ●简单的洗洗漱漱王子很快自己弄好了,女仆几乎没有帮忙的机会“那么女仆酱...你的真名呢”两个人以前走向宴厅“爱丽丝!爱丽丝•莱安娜”女仆紧张的回答道“原来是莱安娜家族啊...贵族呢,我以后叫你爱丽丝酱,可以吧?” “当然了!主人”女仆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短短几分钟,刚才在紧张和害羞都不见了踪影“那爱丽丝...你为什么想当女仆?像你这样的贵族...”爱丽丝低下头,停下来脚步

  ●“我是被卖到这里的...我!” “嘘...够了...这就够了,别怕...我懂的”也许连爱丽丝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的两行泪迹,等爱丽丝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依偎在王子的怀里了,她的身体在颤抖,哽咽着却又在努力忍耐“好了...我们来魂交吧!”“哎!”爱丽丝的脸一下子又红了起来“王子...可是在这里...会很害羞...什么的”爱丽丝扭捏的揉着裙子“没关系的,闭上眼睛”爱丽丝听话的闭上眼睛...突然!一阵舒爽的感觉从爱丽丝的内心深处绽放“好了哦~”王子温柔的摸了摸爱丽丝漂亮的脸颊“哎?结束,哎!”“时间不够啦!”王子突然拉住爱丽丝的手,两个人就这样跑向宴厅

  ●“所以世界就是那么不公平”王子一边吃着盘子里的食物一边对女仆说到“是呐...”女仆低下头,迎合和着回答“但是!我就讨厌这些公平公正的问题,我用我自己的方式生活!哈哈哈!” 铛的一声!银餐刀刺进了银餐盘里“女仆,走了!”王子扭头就走,一脸严肃的的表情“可是盘子,哎!主人等等我!”爱丽丝也只好追上去,餐刀上映出两个人的背影,咔嚓!盘子碎成了两半,连带盘子上的心形图案一起...

  ●王子坐上去往贝吉尔的马车,隔着窗子对爱丽丝说“抱歉,虽然刚刚认识你,但是我现在要去很远的地方去旅行,可能很久不会回来了”“是嘛...”简单的回答更凸显出爱丽丝的悲伤,她已经很久就没有那么开心过了,这是她成为女仆的第一天,也许也是最后一天,那同时也是最美好的一天,想必以后也也很少会有机会像今天这样...“主人!...以后请你回来可以吗?答应我好么!”爱丽丝不禁流下泪水,现在的泪水是甜蜜的,她真的很开心...但也真的很悲伤“嘛...不要哭嘛”王子递给爱丽丝,一只手帕,爱丽丝接过来都不舍得去擦擦眼泪,直接放在怀里就像她最珍视的宝物“嗯!我会的!我会努力成为可以配得上您的人的!”带着泪水,爱丽丝露出了可爱的微笑“那再见啦,走吧!”马儿长啸一声,车轮缓缓滚动,王子把头伸出窗外“喂!爱丽丝,我觉得你穿黑色会很好看,下次穿给我看看吧!”王子渐渐远离“一定哦!主人!”爱丽丝挥舞着王子的手帕送别

  ●“是嘛...是时候了啊”国王在高处看着两个离别的孩子,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那么...关于战争”一个更高大的影子他的背后缓缓走来“嘘~交给年轻的那一代吧,我们老了”国王回头看看他,又看看远去的马车“也是呐,哈哈哈....老朋友”

  ●啊~美丽的南吉尔,和谐的南吉尔,被称为“和谐之都”的南吉尔,自从“人类与怪物友好互助条约”签订一来都没有发生过大的战争,而条约的附属产物就是这个小镇

  ●作为超过一千家人类和怪物品牌的基地,南吉尔的常备治安军阵容强大,每年由怪物国“四大天王”号称“最强守卫长”的秋刀鱼家族现任继承人会对贝吉尔皇城禁卫军的骑士们进行刻苦甚至刁钻刻薄的训练,表现优秀者才会被选拔为南吉尔维和部队的一员,当然,其中也有怪物方的精英,成为维和部队的一员,一直是士兵们最美好的愿望

  ●本应该是这样没错...但由于“南吉尔贸易自由”条约的签署,奴隶、黑暗魔法及道具就慢慢的在黑市上出现,富人们会变得更加富有,穷人们会变得更加贫穷,只不过空洞的内心是相同的,遗憾的是...怪物们优秀的文化却没有进行“自由贸易”

  ●值得注意的是人类占奴隶总数的七成,怪物只占三成,其中会魔法的不足三分之一,会魔法的雌性小怪物性价比最高,是非常热的抢手货,相应的,因为人类女性不可能会魔法,也不会干重劳务,再加上幼小的人类女孩不好养活,她们从成为奴隶的第一天起就被宣告了死刑,只能等待被“处理”的命运...

  ●夕阳透过露珠散发出奇异的光,用现在连接过去和未来,水珠击打在金的花瓣上,碎裂成七粒彩虹班的宝石,映衬着天虹

  ●刚经过小雨的南吉尔城是滋润的,也是泥泞的,相比皇城的石板路贝吉尔这样的乡下也只有土道了,再加上刚刚的小雨,让原本的到达时间延后了许多,但黄昏的南吉尔有种王宫里没有的宁静祥和

  ●一下马车王子就一脚踩进了泥里,他并不讨厌泥巴,只是现在的王子身份和一脚烂泥很不搭配,“那么,我就回去了哦,祝您路途愉快,殿下”王子翻了个白眼挥挥手回答道“哦...知道了,你回去吧”车轮滚动,新的故事就此开始!

  ●走进城镇,伴着夕阳,城镇周边的不是穷人就是正在交接货物的富商,随着深入城市,周围的装璜也渐渐的富丽堂皇,偶尔也会在黑暗的小巷里看见玩铜币的小孩

  ●走大道虽然可以避免抢劫,但是却给了小偷可乘之机,王子偷偷一笑咋入了人堆之中,突然!王子抓住了在身旁一个人的手...是扒手没错,扒手的手正好抓在空钱袋上,两人仿佛时间静止定格在了哪里,许久,“够了吧...今天遇到我算你倒霉,手法不熟练,还需要多多练习啊” 扒手瞪了王子一眼,然后用力把手收了回来,转身想要离开,可是“喂!下次别让我看见你再做这种事情了”扒手回过头来下意识的接住了抛过来的一个东西——一枚金币

  [注:人类王国规定本国货币按照1金币=10银币=100铜币=10000水晶(魔法)的汇率换算]

  ●扒手得到金币后感激的看了一眼王子,就赶紧向后跑走了,只是一场小闹剧,在和平的表面下看来南吉尔的治安是个问题,特别是在还没有概念的这个年代,诞生出最没有人性的东西——奴隶,也在南吉尔像售卖正规商品一样正大光明的出售着“快来看呐!最新的一批怪物奴隶!”“这里有会魔法的怪物呦!”等等的声音随着夜色逐渐降临这片“象征自由正义的土地”上

  ●“呀!等...”周围的蜡烛光在一瞬间全数熄灭,,在光明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王子发现手中多了一张纸条,上面是一只奇怪的文字,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含义,王子却隐约意识到那指向的是一个地点...不,是一家店,准确的来说是一家“奇异”(店名:Strange,译为奇异)魔法道具店,不知不觉,王子居然自己走到了店铺前

  ●那是一家与周围建筑风格格格不入的“紫色”店铺,打开店门经典的开门铃响起,“欢迎欢迎,你想要点什么,不,不用说,我知道”虽然照例这种场景应该出现的是一个古怪的老婆婆,可是现在站在柜台那边的是一位美丽的少女...或者少龙,她脸颊上的鳞片暴露了她的种族,“你说我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嘘”还能等王子说完,店主就把那一对丰满的“龙之母爱”摊在柜台上,身体向王子靠近“你一会儿就知道了,托丽酱(Tori)!”她口中的托丽酱是穿着斗篷的怪物,更值得值得注意的是她怀里抱到一个被裹得严严实实的什么东西...“等...什么鬼!”“我不是鬼...他才是”店主指着王子背后“啊?”...

  ●王子迷迷糊糊地醒来,突然惊奇的发现自己在一家旅店里的床上...“啊,头好痛”一阵阵的疼痛从头上传过来,“等等!”摸了摸自己的钱袋,什么都没有...“算了...啊~”只是打了个哈切,很明显他还没有发现钱在这个世界的作用,同时...用那一袋子金币换来的东西也静静的躺在床边...“这到底是什么”轻轻死开布条,一道光明从里面射了出来,笼罩了整个房间

  ●等光芒散去,一位懵懂的美丽少女从绷带中慢慢暴露出诱人的,她轻轻睁开红色的眼睛“您好~我叫Chara(首字母发K的音)你是我的主人么?”

  就像标题中所说的,我要停更一段时间,原因嘛,我是学生,说到这里,大家也懂了,等有时间了我一定会回来的,好了,就这样吧

  ——在我的一生当中,我经历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令人恐惧的事情,又恶心的的事情。青年的我经历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现在再回忆,却又觉得尤为珍贵了。

  有时候,仅仅是看着那些描述着陈年旧事“密函”,那些字里行间偷着血色的“战书”,那一本本的史书。又将手放在那些那些旧物件上面,我竟然有些感动了,这在一位“年轻的老兵”中实数少见。而且,是少之又少的。——选自《G之笔记》(日记篇)

  花儿在金黄的阳光下绽放着,鸟儿扑闪着翅膀尽情歌唱。一滴露水落到地上渗透进土地又蒸发成汽去靠近太阳。

  犹如深陷泥潭,挣扎着从昏迷的泥沼中醒来,迷离的灵魂重新被装进满是伤痕的身体,强烈的疼痛冲击着心灵,使意识迫不得已的得到振奋。

  他挣扎着从一丛金的花圃中坐起来。眼睛顿时变得模糊,摇摇头重新振作。环顾四周,除了一条通道之外都是石头或者树木,头顶上似乎有一道光直照而下。向上仰视,视线却被阳光逼回反射性的看向下面。却偶然发现自己身上沿着血管的黑线,以及那持续刺激自己的阵痛。

  寻找在偶然摸到一个不成型的金球以后停止了。他看着那个金属球许久,眼神只是深深的盯着...偶然间似乎又闪过几个陌生的片段,自觉只是幻觉就并没有太在意。拿起金球装进腰包,用手支撑着站起来,踉踉跄跄的向周围唯一的通道前进...

  “大家好,我是...我的名字叫什么来着?”“不管了,欢迎来到无尽树丛,这里有明亮的阳光和一模一样的风景,而且只有这样而已...”“什么?你们为什么问我为什么和刚刚的剧情差距那么大?”“而且我在自言自语?哦,这是个好问题!因为...”“因为我在这个看起来到处一模一样的隧道里已经(TM)走了一!个!多!小!时!了!”

  自从走出花圃之后,他虽然一直在觉得自己向前走可是......好吧,实际上也是如此,不过这条隧道也真的很长,“入口”的位置很隐蔽。所以很少有人能够发现并且坚持走到尽头。当然!这里说的“入口”是一般人正常进入到入口,除非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在经过几十分钟的自言自语和抱怨以后,他终于停下来了。不过相信我,他可以再说上几个小时。只不过这是他看到了远处的亮光,那亮光就好像希望的火焰,他奋力的向那里跑去!

  意外发生了!不过你们懂我的意思——他被一块石头绊倒了!哦,天哪,他当然会被一块“”。怎么会有那么愚蠢到可爱的人。

  他:“是,是”“但是没有见到你糟糕”“我说这是...”“咳咳,这里是可以卖东西的那种商店么”

  半怪物旅行商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并不介意。人类与怪物结合生出的半怪物,有怪物体内储存的魔法能量,却因为物质的身体很少能够使用,并且又因为体内的魔法无法作用于供给身体,所以力量又很弱。真是最适合当奴隶的物种对吧?”“...以及是的,这是那种可以卖东西的店,但也要看你的商品符不符合我的胃口”

  面对眼前半怪物他的确停留了一秒钟去思考,但也只是出于对新奇事物惊喜和疑惑。虽然对方和自己是素不相识,但种族的异常却并没有让自己感觉到不舒服,反而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油然而生。

  半怪物旅行商人:“你可别唬我...”“算了,我看你身无分文...算你100G好了”(将金球摆在身后的货架上,随手丢出一枚印有100G的金币)

  半怪物旅行商人:“嘿,你别告诉我你要把金币放进背包里....”“我是说,我虽然也很讨厌某些定则但是规则就是规则”“我不是给你来讲规则的...但是...好吧,根据《魔物与人类全国人民与魔民代表大会宪法》中的规定:*...金币只能存放在宝箱、钱袋或怪物体内。好了我不想再解释了...”“这个拿去算你免费”(扔出一个钱袋)

  说完这些半怪物旅行商人就驾着商店离开了,不过在他在将钱放入钱袋中的时候偶然发现里面还有一张纸条——“神也许赋予了我们灵魂,但它却忘记给下了定义,于是,才有了我们与你”

  而它的背面写着“沿着它一直走,去到你该去的地方,找到你该找的人,完成你该完成的使命吧”这到底又是什么意思呢?

  *原文中的完整描述是:怪物们应有自己的货币,这种货币的名称为魔法金币,单位为G,这种金币应产生于“等价交换魔法”并是其的具现化。此货币被伪造是无意义的,并应永远出于“等价交换”状态。情感无法被交易,因而对情感的交易是不成立的但具有意义,即贿赂或行为会被认定为赠予,实际效果由被赠予人主观“等价”决定。此货币只能存放在宝箱、钱袋或怪物体内。怪物死亡时会完全掉落没有被赠予或储藏的部分并被动赠予给杀死怪物的生物,此生物及其族群也必须有义务承担对此的主动或被动相应责任。人类被怪物所杀同上理。宝箱内的金币属于已被赠予给“所有生物中的一生物,当宝箱被打开,宝箱内的财务应由打开方所有但同时必须为所有人主动或被动付出起代价”。

  ps:作者是不是很没用啊,自己这几期的更新风格一直在变,停更也又有一段时间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没办法给大家呈现大家喜欢的好文章,无法让THE TALE真的火起来,无法让UT“从新充满决心”...作者好没用啊...好没用

最火资讯

首页 | 动态 | 地方 | 经济 | 理财 | 行业 | 人文 | 娱乐 | 科技 | 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利国网 www.liguo.cc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