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利国网_新闻资讯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自驾游  鑷 ┚娓  鈹氬〒
首页 动态 地方 经济 理财 行业 人文 娱乐 科技 营销 微商

古代中国宇宙结构模式“盖天说”

发布时间:2020-03-26 07:40:42 已有: 人阅读

  “盖天说”是古代中国最基本的宇宙结构模式,该模式代表性的描述是天空像半球状碗一样扣在方形的大地上:“天圆如张盖,地方如棋局”,古人据此认为天圆地方。盖天模式不仅直接影响天文观测,更成为一种“底层思维”渗透到古代中国思想的方方面面:从祭祀礼仪到器物的制作、从建筑结构到墓室的设计、从神话哲思到数术占卜……是古人思考天地关系的基本模式。但“盖天说”并非一个简单直观的模型,随着古人天文观测的进步,盖天说也有所修正和改进,并从一种简单直观的模式演进成为相对严谨的数学模型。盖天说对古代中国的影响古代中国只要涉及天地的礼仪和数术必然同盖天说有关,盖天说是祭祀中天地形象的根源。

  “盖天说”是古代中国最基本的宇宙结构模式,该模式代表性的描述是天空像半球状碗一样扣在方形的大地上:“天圆如张盖,地方如棋局”,古人据此认为天圆地方。盖天模式不仅直接影响天文观测,更成为一种“底层思维”渗透到古代中国思想的方方面面:从祭祀礼仪到器物的制作、从建筑结构到墓室的设计、从神话哲思到数术占卜……是古人思考天地关系的基本模式。但“盖天说”并非一个简单直观的模型,随着古人天文观测的进步,盖天说也有所修正和改进,并从一种简单直观的模式演进成为相对严谨的数学模型。

  直到战国时代晚期盖天说才见于传世文献,但这种“天圆地方”的宇宙结构模式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考古学家在辽宁喀左东山嘴红山文化遗址发现了古老的祭坛遗址,祭坛的核心是代表大地的方坛和代表天空的圆坛,同属红山文化的牛河梁也发现了类似的祭坛,这两处遗址距今都有五千余年。陕西临潼半坡文明的姜寨遗址中,聚落正中是方形广场,四周房屋朝向广场,最外围的壕沟为圆形,呈现内方外圆的格局。姜寨遗址的居所设置是“天圆地方”宇宙的缩影。在墓葬中,盖天模式表现得更为直观:墓室顶部往往建成穹隆状,并绘有日月星辰。现代发掘的晚唐钱宽夫妇墓、宣化辽墓等都依此建造。盖天说自新石器时代起,就是先民认识天地、沟通天地的基本模式。

  对远古先民来说,盖天模式是他们的直观体验:夜间身处广阔的原野中仰望天空的时候,就会感受到天空就像圆形的穹顶扣在大地上。“天似穹庐,笼盖四野”,正是这种体验的描绘。天圆很好理解,但为何将大地视为方形?天文考古专家冯时认为,地方的观念不是人的直观体验,而是源于殷商时代人们形成的辨正“五方”(东南西北中)的空间观念。从“五方”进一步细化为“八方”和“九宫”(即八方加上中央),“九宫”的九个方位正好可以排列为一个正方形,据此古人就形成了“地方”的观念。

  盖天说从先民的直观感受到成为相对抽象、具有理论指导性的模式,演进了很长时间。从文献的记载看,大致可分为定性描述和数理定量两个阶段。

  描述性概括天地结构的文献有很多,屈原在《天问》中描述天有九重,笼罩在大地上,但天地并不相交,而是由八根巨柱支撑。而《大戴礼记·曾子天圆》中,曾子怀疑简单天圆地方观,认为如果天真像半球状的罩子扣在方形的地上,那么方形的大地必然不能被完全罩住。《吕氏春秋·有始》简要描述了盖天模式下的太阳运动:“冬至日行远道,周行四极,命曰玄明。夏至日行近道,乃参于上。”这些相对直观、经常相互矛盾的描述随着古人对世界的观察和认识有所改进,并逐渐成为通过数字表述的精确模型。

  成书于汉代的《周髀算经》(以下简称《周髀》)中记载的盖天模型,一般被研究者形象地称为“双重球冠模型”或者“双重穹隆说”。这一模型中,根据《周髀》中“天象盖笠,地法覆盘”,天像伞盖,地像倒扣过来的盘子,天地是相互平行的穹形曲面,而且天地都是中央隆起而四周低。基于这一模型,盖天家根据圭表侧影的结果,利用勾股定理计算出一系列数据:夏至时圭表无影的地方距离北极有11.9万里,冬至时圭表无影的地方距离北极有23.8万里,天地之间相距8万里,天地中央隆起部分比四周高6万里。

  这一模型还描绘了太阳周年视运动,即“七衡六间”。太阳在天穹上的运行,并非从地平面下方升起并降落回地面下;相反,太阳一直在天穹上做圆周运动,只是不同季节运行的轨道位置不同。《周髀》将日道划分为七个同心圆,即“七衡”。由此而来的问题是,既然太阳一直在天穹上运行,那么黑夜如何产生?盖天家的解释是,太阳像探照灯一样在天上运行,但是其照明范围有限,只能照射到以167000里为半径的圆周以内区域,此外的地方就是黑夜,随着太阳在日道上运行,地面不同地区就会出现白天和黑夜。

  唐代《开元占经》将这种盖天说简要概括为:“天形如车盖,地形如覆盘。皆中高外下,二曜推移,五星迭观,见伏昏明皆由远近运移,丽天不入于地。日之将没,去人弥远,明衰光灭,故暗其明,及其将出,去人弥近,光明炎炽,故显其照。”

  以上是对《周髀》盖天模型的一般解读,钱宝琮、李约瑟、陈遵妫等学者均持这种见解。而江晓原认为这种“双重球冠模型”并不符合《周髀》原文:虽然原文说“天象盖笠,地法覆盘”,但这种表述只是比喻性的文学性描述,不能完全概括书中的盖天模型。他主张《周髀》原文构造的是天地相距8万里的平行平面,并非曲面。

最火资讯

首页 | 动态 | 地方 | 经济 | 理财 | 行业 | 人文 | 娱乐 | 科技 | 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利国网 www.liguo.cc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